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火箭VS湖人(6)抱歉洛杉矶,火箭这个亡命徒还没死,还需要第七场来一刀【转贴】

今天开场,丰田仪式的仪式似乎格外悠长。看罢上一战,人们有理由失望。失去姚明,火箭振作了一场,随后在洛杉矶被血洗。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似乎到了结尾。农民起义军终究斗不过鲜衣怒马的贵族,游击队最后总会被搜捕。湖人来丰田中心,是执行死刑。
休斯顿人:能多看一分钟,那就多看一分钟好了。

最后一战,以身殉城,差不多基调如此。



第四场的绝地反击,一半是因为打了湖人一个冷不防:远射手感、天时地利、湖人轻敌,都在帮忙。第五场,火箭还是一度13比6领先。但随后,湖人一波攻击打溃了火箭。
湖人所做的无非如下:
1 对球防守方面,开始疯狂攻击球。
2 无球防守方面,大量的阻绝封锁传球路线。
3 大量轮转,以补贴阻绝漏球后的空挡。

火箭小个阵容,优点在机动性。而湖人压迫传递和运输,使火箭只好不断一对一;大量反击随意拉开比分,阵地战高举高打,蚕食火箭内线。后三节,湖人虽然防守力度有所下降,但至少做好了退防:允许火箭投三分球,但逼迫火箭无法打出流畅快攻。简言之,不给你EASY BASKET的机会。
就在小个阵容被强势压迫击溃后,第五场的后半段,布莱恩·库克的时间长到匪夷所思。这是一个摸棱两可的信号:火箭已无牌可用,或火箭另藏了底牌……但是,就这些人了,火箭的新牌在哪里?




于是,一开场,哀兵出征,六军缟素的气势。火箭祭出新牌:路易斯·斯科拉,背身单打。

系列赛前几场,斯科拉都有优美的背身单打,让奥多姆痛感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却发现总被你骗到身后;而湖人制约斯科拉,无非是长人阵林立,影响斯科拉最后一击的手感。本场开局,火箭就是在把斯科拉当姚明用:亚洲第一内线没了,南美第一内线凑数。
背身单打拜纳姆,勾射;篮下以肩靠到加索尔犯规,罚中;弧顶一个投篮假动作骗开阿里扎,投中。6比0。布鲁克斯再切入,加阿泰斯特的快攻,10比1。斯科拉高位策应,布鲁克斯直接远射:13比1。
暂停,再暂停。无效:斯科拉背打奥多姆,15比1;斯科拉背打加索尔,17比1。斯科拉的长发大风起兮云飞扬,就是一招背打后转身吃遍湖人三大内线。排山倒海、摧枯拉朽到让人不敢相信的开局——太过顺畅,简直像在回光返照。



在对付科比方面,火箭沿用上两场的方略:姚明在时的堵中放边取消了,巴蒂尔更多选择堵边放中,并且贴近了自己与科比的距离,干扰科比的跳投。科比向中路突破时,火箭五人一起收缩内线协补。
这是海耶斯+斯科拉内线的优势:虽然不如姚明高,但协补的灵活度大有提升。这一招令科比手感不佳,前6投1中。


只是,湖人终究有本事调整回来:他们的武器太多了。加索尔、阿里扎的身高臂长优势,对付矮人国火箭毕竟游刃有余。但是,湖人打得过急:拜纳姆半废,火箭的矮人族又黏得上湖人的空切。加索尔单打是有效手段,但湖人却没有太以他为主打。



斯科拉开场扮演了会儿姚明后,又虚虚实实的回到了高位。阿泰斯特和海耶斯甚至玩起了普林斯顿式高位策应。这样的变幻无方使湖人相当难受。第二节开始,当你看见科比还在场时,你可以想见湖人的急躁。
而这是菲尔·杰克逊上半场的重大失误之一。
湖人没有全换第二套阵容,于是反而被火箭打出快节奏。阿泰斯特远射,斯科拉骗犯规,兰德里把篮筐震到摇摆,韦弗射中怪异的投篮。湖人第二节初攻击波宣布失败,25比42落后。

难得一见的场景:阿德尔曼在拉着菲尔·杰克逊的鼻子走。



第二节后半段,湖人略微正常了一点:奥多姆控制后场篮板,法玛尔三分球,科比开始陆陆续续找回手感。加索尔放下架子绕前防守斯科拉。如果一板一眼打,无论快慢节奏,他们都不该这么被动。但是,又是急躁:斯科拉发现奥多姆后场篮板威风凛凛,于是凑近身去……一分钟后……奥多姆多了两次犯规,坐了下去。
加上科比的技术犯规,湖人在第二节后半段再次失去节奏。于是52比36。


啊噢,如果这是回光返照,那么这垂死之人挣扎得似乎稍微久了一点点……




接着是火箭最习惯的戏码:第三节一开始,湖人紧逼,冠军之师的防守尽出。攻击球,翼侧紧逼,切断传球线路,反击扣篮。锦囊中法宝全抖出来,火箭一溃千里。16比2的高潮,仅有的一球还是斯科拉鬼使神差点进了一个前场篮板。当分数追至52比54时,火箭离崩溃只有一线了。

的确,也差不多了:和第五场第一节一样的剧本,似乎应该发生。如果这时倒下,没人会责怪你了——在一场必死之战中半场领先16分,足以令休斯顿人满意。

但火箭,莫名其妙的挺了下来。



那些都是运气球:兰德里的2+1,巴蒂尔的前场篮板,阿泰斯特跌跌撞撞助攻了布鲁克斯的三分球。狼狈、难看、脚步蹒跚,但火箭又站稳了。
——“你还没死么?”“好象没死。”

进攻端是运气,但防守端却绝非幸运。阿德尔曼第三节开始三分钟叫了个暂停,此后五分钟,火箭打出极高质量的防守。协补到位,包夹拼命,扑每个外围投篮。而湖人的问题出现了:科比进了一个绝妙的三分球,但他的手感并不算好。湖人外围,只有法玛尔一人在状态。

这和第一场湖人三分18投2中是相似的:阿德尔曼坚决让火箭包夹禁区,拱卫内线。三分线外,竭力扑击。主场本不该如此赌博,但反正火箭输无可输。


第三节,火箭纯粹是群亡命之徒。难看无比的进攻,赌博般的防守,阿德尔曼轮换都已不定时,只要还有体力,就在场上拼下去,不问将来如何。但火箭咬住了。在湖人逼到呼吸可闻时,乱七八糟、拳打脚踢、榔头扳手、折凳锤子,挡住了,挡住了科比第三节的袭击,以及湖人的闪击。




这时,禅师的轮换不当再次出现了:科比前三节仅休息四分钟,被迫在第四节初休息。武贾西奇不善打逆风球,湖人第四节初的紧逼远不如第三节初强势。于是,虽然洛瑞打出系列赛最傻的四分钟,但湖人还是没能追近比分。

湖人始终没有把太多重心放在加索尔身上,而火箭却继续赌博。斯科拉在场下不动,一套打得顺手的阵容继续延用。

兰德里单打奥多姆,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这是阿德尔曼一头一尾的两次新意:斯科拉开头,兰德里结尾,副攻手担任主攻。奥多姆连续犯规,不断成为背景。当第四节过半时,比赛进入火箭的节奏。

阿泰斯特完全不讲道理的超级三分球,兰德里完全不讲道理的滑翔扣篮,兰德里完全无视奥多姆的投中。科比在独自得分,但他上场时,湖人已经失去追分的最好机会。

直到最后,阿隆·布鲁克斯出现了。两记2001年总决赛阿伦·艾佛森式的跳投,比赛结束了。


啊噢。


如果这是回光返照,那这个回光返照未免太久。保护好球、控制失误、防守积极性的提升、把握住空位跳投,这些本是寻常。战术上的新意?斯科拉单打奥多姆、兰德里单打奥多姆……这些谈不上新意。防科比时堵边放中?集体拱卫禁区?过去两场也是这么打的。

如果说临场战术执行有一些新意的话,那就是:布鲁克斯和阿泰斯特交球都比较早。尤其是上半场,他们第一时间把球交到内线,由斯科拉和海耶斯的策应开启进攻,而减少了持球进攻。以往,你只看见斯科拉到高位策应,但以他作为低位轴心来策应却很少。
但当然,这也不是最关键的。


那么难看却那么关键的第三节,斯科拉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单打,兰德里坚决的一对一奥多姆,球队集体死守禁区和篮板球赌空三分,阿德尔曼坚决不换人沿用赢球轮换,布鲁克斯和阿泰斯特那几记夺人心魂的跳投。

这些靠的是什么呢?坚决,亡命徒般孤注一掷的坚决。而坚决来自于信任,来自于毫不犹豫的果决。直到最后时刻,火箭都没有表现出“我们害怕输球”的嘴脸。他们打好每个球,协作,寻找队友。布鲁克斯罕见的给兰德里送出完美突分,阿泰斯特不断把球找到空位。信任、坚决以及斗志,就这么简单。

1995年的故事:当西部半决赛1比3落后,第五场最后半分钟落后二分时,火箭离被淘汰只有几口呼吸的时间。但他们无条件的信赖大梦,而大梦又无条件的信赖他们的三分手。这就是德州蟑螂的品质:他们偶尔装死,但在性命俄顷时,你哪怕砍上他们几十刀,也无法让他们松开和你同归于尽的臂膀。就是这样一场比赛,哪怕第三节那些摸爬滚打再难看,火箭还是撑到胜利……当最后那些三分球坠进篮筐时,你会不会想起《篮球飞人》山王篇中那句对白:

“我能够加入湘北篮球队……真是太幸运了。”
——同理:
“能够看到这样一支火箭……真是太幸运了。”




那句对白,即“你还没死么?”“好象没死。”来自于《倚天屠龙记》。某父母双亡身中寒毒被初恋姑娘骗了刚练成神功就摔下悬崖双腿骨折的青年,被人一眼望去以为是个死掉的乞丐……但抱歉,你想迈过他时,他支起身来说:
“我好象还没死。”

所以呢,斯台普斯的观众们,抱歉一下了。火箭没有依照剧本早早死掉。他们撑了一场又一场,现在还得回斯台普斯去做一次斗兽场的走兽,再挨一刀。但在这一刀来临之前,火箭虽然狼狈不堪、乱七八糟,但至少还活着。


该违反规定,禁止讨论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亡命之徒》
不错不错  写这么多都不累
世界上最爽的是ML,最最爽的是再做一次!
呵呵
今天自己都没有敢去看直播
不忍心看着火箭输掉啊
不过自己一不留意进入网易的时候
看到了一则新闻,就是火箭打赢了这场比赛
我还是那句话,火箭“虽败优容”
永远支持火箭,期望他们再次创造奇迹
无论如何,姚下赛季离开火箭的可能很大
写得不错,今天是停令人激动的。
写得不错,今天是停令人激动的。
楼主好文笔,还用上了纵贯线的歌名来贯穿主题啊,呵呵
BEAT LA!!!!!
支持火箭继续升空 但我老是觉得湖人队系为左刺激收视率故意放水
看帖子的要发表下看法
顶啊顶啊,好贴不顶是一种罪过












螺蛳粉学习 螺蛳粉培训 柳州螺蛳粉学习
谢了.学习中,先顶












巴马五清茶 五清茶 五清茶
返回列表